正文 第1096章 恍然大悟

推荐阅读: 将军家的小夫郎 [综宝莲灯]黑化嫦娥逆天记 女配不掺和(快穿) (穿书)女主她撩人 农家妙妃:种田吹灯撩汉子 (穿书)本女配拒绝师徒恋 绝对荣誉 官居一品 特工海盗[综英美]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

    第1096章 恍然大悟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赵洞庭微怔,“这就有异动了么?”

    岳鹏道:“末将也只是收到些许消息而已,还不敢断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赵洞庭点点头,“军国大事不可有半点疏忽,你能够安排妥当以后再来长沙,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瞧了眼远去的西夏军队,便拽着岳鹏的手往城内走去,“走,随朕入宫。”

    跟着赵洞庭出来给李秀淑送行的陆秀夫、张世杰等人都对岳鹏笑着点点头,然后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岳鹏,现在也是大宋军中扛鼎的人物了。论在朝中地位,几乎不差他们多少。

    这便是大宋的新生代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在赵洞庭刚刚转身之际,那渐行渐远的西夏军队中,极具富丽堂皇的车辇将帘子拉开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一双美眸眺望着长沙城。

    然后过数秒,帘子才有重新拉上。

    李秀淑穿着龙袍坐在车里,脸上有着些许意味深长的笑容,嘴里喃喃:“真是个有趣的小男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但她说的是赵洞庭哪里走去,这便无从得知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以前还为做皇帝时显得清冷内向,而这做了皇帝,便显得很是高深莫测了。

    她忽的从旁侧拿起面铜镜,照着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铜镜中的脸依旧绝美,甚至比以前更美,总有几分荡漾的秋水,“路上小心……这算是关心我么?”

    长沙城内。

    赵洞庭没有再坐车辇,就带着岳鹏等人在大街上走着。

    旁侧是武鼎堂供奉们团团守护。

    街旁,更是有禁卫将道路牢牢封锁。

    赵洞庭笑着对岳鹏说道:“听说你的孩子于月前出生了,怎么没有将这个喜讯告诉朕?”

    岳鹏有些讪讪,“不过些许小事而已,不敢劳烦皇上。”

    赵洞庭摇摇头,“你我是君臣,但也是兄弟。侄儿出生,朕这做叔叔的,怎么能没些表示。朕已经命工匠打造好平安锁,等你回去重庆的时候,给朕的侄儿带回去。这天下,你陪着朕打,朕只希望,咱们的孩子都能够平安无忧的长大。”

    岳鹏微微动容,面露感激之色,“岳鹏定竭尽全力,为皇上扫八荒,平六合!”

    赵洞庭笑着点点头,“也不要跟朕太疏远了。若是你们都和朕太疏远,朕这皇帝,未免太过寂寞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他是君,但也不想下面的人全都只是听他号令,却不敢和他亲近的文官武将。那样的日子,真的挺无聊。

    陆秀夫等人已经没法再改变,但岳鹏这些人,是他一路提拔上来的。他们,或许能够不同。

    岳鹏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其后,赵洞庭又问了几句陈雨舒的情况,还有镇西军区的情况,才总算是放过岳鹏。

    岳鹏腆着脸走到后头,到在人群中亦步亦趋的陈江涵面前,恭恭敬敬喊了声,“岳丈大人。”

    陈江涵本来就时不时抬头瞧着和赵洞庭说话的岳鹏,这时候看到岳鹏走到自己面前来给自己行礼,脸上便几乎放出光来。

    有面子啊!

    这可是乘龙快婿。

    他陈江涵虽然只是财务部尚书,不算是大宋最顶尖的官员。但论女婿,谁家的女婿还能比得上岳鹏?

    他笑眯眯,眼睛眨个不停,“好,好!”

    这两个好字说得极其大声,好似生怕旁边人听不到似的。

    这让得陆秀夫等人都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陈江涵这老东西,有事没事就喜欢拿着他女婿说事。只是没法啊,人家女婿确实出彩,还真他娘没法比。

    且不说陈家这代年轻辈也有人在朝中任职,但就岳鹏这个女婿,只要不出什么事情,便可以保证陈家数十年不倒了。

    文天祥、苏刘义等人年岁都不算小,岳鹏又在军中最为受赵洞庭青睐,以后,军机令的位置怕莫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众人听着陈江涵和岳鹏有说有笑,心里免不得又是感叹,又是艳羡。

    这日,岳鹏跟着赵洞庭到长沙皇宫以后,和赵洞庭密谈许久。

    蜀中的异动虽然尚且只是些许风声,但却足以让得赵洞庭变得些微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以蜀中、大理的实力,应该还不足以灭掉大宋。但旁侧,可还有个元朝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现在赵显遇刺的事情已经传扬出去,大宋朝内又有再起波澜的迹象。只要蜀中发兵,那便真正是内忧外患了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做好足够的准备。

    等岳鹏离开皇宫之时,已经是深夜。

    他仅仅在陈江涵府邸内渡过一夜,于第二日大清早,便又带着人离开长沙,往重庆而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日,前往信阳城调查赵显遇刺之事的王文富、洪无天等人也终于赶回来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长沙以后的头件事情便是到宫中求见赵洞庭。

    赵洞庭在御书房接见他们。

    见到时,几个人都还是风尘仆仆模样。

    赵洞庭看着王文富老迈之色,少不得有些愧疚,道:“辛苦王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王文富脸上愧疚之色却是更甚,“皇上,老臣……并未查出刺杀恭帝之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赵洞庭不等王文富又开口,便是叹息,“其实朕已经大概知道是谁人动的手了。”

    赵显遇刺的事情,他自是问过那些跟着谢道清回朝的皇亲国戚。

    两个灰袍人。

    一个两鬓斑驳,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两鬓斑驳之人剑术超神入化,年轻人并未动手。

    这样的组合,他自然而然地会联想到泷欲和吴阿淼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,这到底是泷欲自己要这么做,还是受的破军学宫的命令。

    如果是泷欲自己,那可以解释为他只是要杀大宋皇室报仇。可如此的话,他没理由留下谢道清等人的性命才是。

    那便更可能是后者。

    可是又有点想不明白,破军学宫为何要杀赵显?

    让赵显回宫,和自己争抢皇位,岂不是对大宋的影响更大?

    而留下谢道清等人的性命又是为何?

    王文富见赵洞庭陷入沉默,接着道:“老臣和洪供奉、许供奉到得信阳城以后,便立刻和天立军军长刘再远赶往了恭帝遇刺的那个小镇。只可惜,时间太长,镇上已经没留下什么蛛丝马迹。老臣也只是得知,行刺的是两个灰袍人,后面还有数个剑客,将那些元军士卒斩杀。”

本文网址:https://www.aazao.com/book/47780/16581224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s://xs.aazao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