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63.第 163 章

推荐阅读: 千亿盛宠:重生娇妻有点甜 完美至尊 地狱狂兵 绝世倾城,将军狂宠小蛮妻 独家蜜婚:陆少的心尖宠妻 妙妙[快穿] 蜜宠365天:校霸,有点甜 凉少,你老婆又跑了 最强升级 王爷,你就从了我吧

    热气腾腾的小甜饼正在烹饪中~

    幸而还有一件让她稍稍能扬眉吐气的事, 王皇后才不至于失了理智,揪着安贵妃和阿娆不放。

    “十月初便是皇上的寿宴, 关于筹备就由太子妃协助本宫操办。”

    皇上今年恰逢五十的整寿, 自然是要大办的, 藩王和家眷都要进京贺寿。王皇后一个人自是照应不过来, 后宫中除了她,就是安贵妃了。先前她生病的时候, 皇上曾命安贵妃暂管过后宫, 受到了交口称赞。

    王皇后顿时生出了危机意识,从此紧紧攥着手中的大权, 不敢有片刻放松。

    是以今年这桩盛事, 王皇后不想让安贵妃再出风头, 可宫中身份够高、有资格做这件事的,就只有太子妃姜妙了。

    况且……

    王皇后看着眼底露出惊讶之色的姜妙, 终于觉得舒服了些。

    说服皇上不选安贵妃而选姜妙不是件容易事,可这也个绝佳的时机,让东宫出岔子。姜妙的性子,在她嫁入东宫前, 从皇上到她再到安贵妃, 都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宜室宜家, 只是不宜在后宫中生存。

    她入宫后太子独宠她三年, 且东宫中太子并不其他姬妾, 纵然有些不足之处, 倒也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可如今不一样了, 太子身边既是添了人,从阿娆开始,又答应选太子嫔,东宫里很快就要热闹起来,那时候姜妙的不足就会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姜妙贵为太子妃,在某些场合她的言行代表着太子的态度。

    王皇后已经想好了,寻处太子妃的不足,借机把她选的太子嫔推上去,能在东宫和太子妃平分秋色、亦或是压过太子妃一头,也不枉她白白浪费掉一个正适宜放出去联姻笼络的人选。

    不比安贵妃娇花解语的她终于有了次翻身的机会,皇上默许了。

    “阿妙,这些日子你要多辛苦些了。”王皇后气顺了些,神色也缓和多了,刻意强调道:“你是储君正妃,这担子非你莫属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当着安贵妃的面,反复把“正”、“嫡”放在嘴边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找出比安贵妃强的地方。

    帮着皇上打压东宫,王皇后固然有这层意思,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她不愿让安贵妃接触到过多的藩王势力,哪怕仅仅是藩王的家眷,唯恐六皇子多添了助力。

    “臣媳定不负母后所托。”姜妙明知王皇后不怀好意,却也不能拒绝,只得起身行礼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皇后安心等着姜妙出错,好名正言顺的抬举她所选的太子嫔,故此也没着急让太子嫔入宫。她和颜悦色的道:“劳累过这两个月,等到太子嫔入宫,你就能轻省些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还不忘警告似的瞥了阿娆一眼。

    且让她得意几日,纵然有张如花似玉的脸,可太子妃若是一朝势败,她这个太子选侍也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阿娆只作看不懂王皇后的不满,神色愈发温婉恭谨,和安贵妃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王皇后在众人面前抖够了威风,便让人都散了。先走去的是安贵妃和姜妙,阿娆倒占了便宜,紧跟在姜妙身后,比一般的妃嫔出来还早些。

    “太子妃家里的妹妹明日来本宫这儿小住几日。”安贵妃还未出殿门,便对姜妙笑道:“若是太子妃得闲,就一起来坐坐,你们姐妹有日子没见了罢?”

    阿娆离得近,把安贵妃的话听得一清二楚,不由担心的看着姜妙。

    若是要攀亲戚,姜姀的姨娘和安贵妃的弟妹是两姨表姐,姜姀叫安贵妃一声姨母不为过。可姜妙就不一样了,姜妙是正室嫡女,怎么会与父亲妾室的亲戚论亲?

    哪怕那个人是安贵妃,也够恶心人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贵妃娘娘好意。”姜妙在宫中三年,脾性也与在家时有了改变,这样的场合,她还能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她既没答应,也没说不答应,安贵妃也不好再问。

    是以安贵妃也只是温柔的笑了笑,便各自从皇后宫中分开。

    阿娆忧心忡忡的跟着姜妙回了东宫。

    “阿娆,皇后的话你别放在心上。”姜妙拉着阿娆在偏殿坐了,歉然道:“太子待你不错,你不要相信她挑拨离间的话。”

    阿娆没想到太子妃压着一腔怒火没往外头发,反而先安慰自己。她忙点头道:“娘娘,奴婢知道。王皇后这是看不惯安贵妃,借着奴婢撒火呢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未落,姜妙倒是有些惊讶,阿娆的通透超乎自己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正是这个理。”既是她能想通,姜娆也松了口气。她揶揄道:“王皇后自己留不住皇上,还要管别人的事!依我看,你就夜夜留宿太子殿中,气死她!”

    阿娆一张俏脸顿时便红透了。

    难为情之余,她也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太子妃。太子妃对她独占太子这件事,似乎没有不满的情绪。可是太子不来太子妃这边,也不大合理罢?

    姜妙说完,很快便反应过来自己话中的不妥。看起来她和王皇后是相同的处境,可实际上天差地别,是以她才说出了那句有口无心的话。此刻还不是点破的最佳时机,故此姜妙只得笑笑,把这事遮掩过去。

    “姜姀竟要入宫了。”姜妙清了清嗓子,生硬的转移了话题。“胡姨娘母女两个真真是心比天高,只怕是盯上了六皇子。”

    阿娆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罢了,你先回去罢。”姜妙有心给母亲写信,询问家中情况。见阿娆要告退,又硬生生改了口,道:“你去清泰殿等着太子,把今日皇后宫中的事如数讲给太子。我这会儿气恼得紧,不想说话。”

    阿娆脑海中不由又响起太子妃那句“夜夜留宿太子殿中”,脸上才要散去的热度又有再回升的趋势。

    见姜妙态度坚决,她只得应了声是,便带着结香和芳芷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珊瑚,准备纸笔,我要给娘写信。”姜妙起身,屏退了身边的宫女,只留珊瑚一人。“按理说安远侯还没糊涂到这么快就把姜姀送到安贵妃宫中,这太显眼、太不要脸了,他怎么着都得做做面子功夫。”

    方才阿娆在,姜妙心中最担心的事没有敢说出来。她只怕是姜知瑞从中作梗,见阿娆跟了太子,他咽不下那口气。

    她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,见姜知瑞从外头弄回来的一只小鸟,摸了摸随口说了句喜欢。当时胡姨娘还没有今日的地位,想要讨好她,便强行从姜知瑞手里夺了过来,巴巴给她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谁知没两日,姜妙带着小鸟去花园中玩时,她去折花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那只小鸟便被拗断了脖子,死在了凉亭的石桌上。

    不远处姜知瑞静静的看着她,见她看过来,目光阴沉的看了她一眼,便很快离开了。

    姜知瑞自小的执念就让姜妙又恶心又害怕,一只小鸟他都如此,更可况是被他肖想了许久的阿娆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阿娆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虽然有太子妃的话,可是以她选侍的身份直接去太子殿中,终归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阿娆把心一横,左右她现在扮演的是太子宠妾,有些逾越之处,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。哪怕是传到皇后耳中她也不怕——不过若是传到皇后耳中,便说明东宫的人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是以等到周承庭回来时,听到内侍禀报“姜选侍等您很久了”时,心里是有几分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太子殿下。”阿娆正欲一丝不苟的行礼时,却被太子亲自扶住了,只见太子温声道:“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,周承庭便携了她的手,并肩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姜选侍这是一步登天啊!

    东宫中服侍的内侍和宫女不约而同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殿下,今日在皇后宫中——”到了内殿,见太子屏退了身边服侍的人,阿娆想起太子妃的嘱托,忙要说话时,却先太子唇角微翘道,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先说说,孤有没有帮到你?”

    阿娆“噌”的一下便红了脸,其实直到听见皇后指桑骂槐的那句话开始,阿娆才明白过来太子说的“帮她”是怎么帮的。

    她想支吾过去,偏生周承庭一本正经等着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相助。”阿娆想躲又躲不开,只得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周承庭满意的点了点头,意味深长的道:“阿娆客气了,孤甚是乐于助人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阿娆面红耳赤离周承庭远了些,如此才能好好说话。“太子妃有话带给您。”

    有话姜妙不找她说,反而让阿娆说——周承庭知道姜妙的用心良苦,便承了她的情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周承庭正经了不过片刻,复又捻起阿娆的鬓边散落的一缕碎发。

    “孤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寝殿中一片波涛暗涌,太子的清泰殿倒是显得安逸平静。

    看着在自己身边睡熟的人,周承庭伸出手指碰了碰她小巧秀挺的鼻梁,她像幼兽似的,抽了抽鼻子,还是睡得毫无防备之心。

本文网址:https://www.aazao.com/book/39091/16585270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s://xs.aazao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