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十七章 羊入虎口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我背着阮丽,慢慢跟着保安往楼上走去,总感觉背后一双眼睛在盯着,有些许灼烧的不安,一回头,只见长长的走廊一阵昏黄灯光之空旷。

    人类的第六感至今还是科学谜团,我的第六感强烈地收到危险信息!尽管背着阮丽会让人心猿意马,让我的心太乱,但背后那双偷窥的眼睛狠毒,刺的整个人很不舒服,有针毡的烦躁不安,

    应该是太累、太紧张造成的幻觉吧,我聊当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阮丽松懒地趴在我肩上,感觉这个**o妹和自己隔着一层厚厚的棉垫,每爬一级台阶,就被震动一会,就像在天然温泉里泡水一样,一阵阵温暖的波浪冲袭而来,让男人的意识一点一点的被腐蚀、被击碎。

    苍天啊,你就让这楼梯永远没有尽头,直接连接天宫!我不愿意停下爬台阶的脚步,不愿这种让男人的意识一点一点的被腐蚀、被击碎的感觉停止,我愿被击碎!被融化!

    但是很快,爬到了五楼,这是公司大楼的顶层,一梯两户,对门不知住着什么人。推进门,是一个小客厅,一厨一卫两居室,也就8、90平方米的样子,有大冰箱、洗衣机、热水器……好像星级酒店的总统套间,布置得很温馨,看来公司后勤部为了迎接我这外贸部经理还是花费了很多心思的。

    副总待遇不知道有没有相当与国内处长这样的待遇呢?我心里得意地核算,也难怪那么多人勾心斗角也要爬上去当官。我心里有些许迷惑,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,我一个在绿城公司跑业务,原来在绿城郊区城中村群租的**丝,来到越南竟然成香馍馍了。以后回国内,把当年一帮群租的兄弟拉过越南来,个个当经理,个个住总统套间!

    我心里想得美,脑子还没醒过来向保安礼貌地道谢一声,房门“嘣”的关起来。阮丽就从我背上滑溜下来,兴奋地扑到客厅的布衣沙发,嘴里嗲叫连连:好漂亮,好温馨,超舒服……

    我瞪大了眼睛,不解地问:“你的脚不是歪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脚——”阮丽顿时喊疼上大作,我真怀疑**o妹不是外贸专业,而是表演系高材生,演戏够逼真、够贴近生活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不好,这妞赖上我了,但我又无话可说,只有干瞪眼的份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,还不快给我揉揉脚!”阮丽也瞪着眼,吆喝道:“你要对我负责哦!”说着,一把将裤腿一挽,露出雪白雪白的纤细秀腿。尽管脚踝扭伤也仅需揉揉脚板稍往上几寸的关节而已,她还故意把裤筒挽的高高的,诚心**帅哥!

    我略显犹豫,还是不得不坐下了,挽起袖子就要当按摩师了。说实话,我的女友刘露相恋三年了,都没有这个待遇,现在竟然把“第一次”献给阮丽,我心里倍感无奈。

    没待我坐稳了,阮丽的腿就伸了过来,直接搁在我的大腿上,然后舒坦地躺在布衣沙发上,闭目养神等待享受服务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伸出手,慢慢的轻揉阮丽的脚踝,有一种雪花油脂的细滑,还有深秋寒意中手握热饮的温暖,更多的是勾起心底最深处呼唤的共鸣。阮丽微微闭目,修长的睫毛轻微一颤一颤,就像微风催过高粱地,一摆一晃;丰盈的脸庞,像一个熟透的苹果,散发出迷人的芳香和诱人的气息,让人有好想咬一口的奢望和冲动;胸脯忽高忽低地起伏,引起观者内心的共振,逐渐加剧加快,摇摇欲坠一块坍塌……

    我舔了舔干涸的嘴唇,费力的吞咽着,为了压制心底的欲火,心里默默地背诵静心经: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嘴里絮絮叨叨什么?”阮丽突然睁开眼,见我闭目念叨、双手在盲人按摩,不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——没什么。”我一慌,怕引起**o妹的不理智反击,立马停住絮叨,专心地帮阮丽揉揉脚踝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啊,我的脚都被你揉蜕皮了,好了,不用你揉脚了。”阮丽发话,让我如负重释,长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摔下来肩膀摔疼了,你帮我揉揉。”没等我长吁气息,阮丽又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这不太方便吧。”我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方便,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会摔疼吗?”阮丽霸道问责。

    “那——男女授受不亲,总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中国男人真是迂腐,封建残余那么重!”

    我闻言,咬咬牙,把衣袖撸得更高,俯下身子,伸手一抓,阮丽“啊——”一声大叫,娇嗔地喊道:

    “你到底会不会啊,把人家弄得那么疼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不已,刚才一双粗壮的大手,直接抓到了阮丽脖子和胸脯交接的锁骨,难怪阮丽喊疼。我调整位置,把双手轻轻捏着阮丽肩膀的息肉,慢慢地、揉揉地、有节奏地搓揉着,按摩力度恰到好处,阮丽舒服得“哼哼哈哈”直叫唤,婉转千回……突然一个**的哼叫“啊哦——”

    窗户哗啦响,一个沉闷地噗通声,接着传来哎呦的一声叫唤——有人偷窥!我和阮丽同时想到这一茬,阮丽啊——一声惊叫,我吧唧摔趴下,结实地趴在阮丽身上!

    阮丽脸色更红了,没有惊叫声,可能习惯我趴在她身上了吧,毕竟在一天时间里我已经第二次趴在她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我没敢动弹,周身僵硬,眼睛与阮丽大大的凤眼近距离对视,气息交流,再看看她那厚厚的嘴唇,红润翘起,我不自觉舔了舔嘴唇……只见阮丽慢慢闭上眼睑,我忽然惊醒过来,一个俯卧撑接着一个鲤鱼打挺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传来阵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阮丽迅速反应,整理衣领秀发,端坐着。只见谢盛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,手里捧着一个托盘,有一些水果,还有两听饮料,一听啤酒,一听可乐。

    他讨好地说:“怕你们今晚没吃饱,特意送些水果和饮料,让你们对付对付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谢谢,你太客气了。”谢盛的脚肯定是刚才爬窗户偷窥美女帅哥夜晚秀恩爱时,摔瘸的。幸亏我们的房间虽然是五楼,但是窗户下面是四楼的楼顶阳台,要不然这小子非摔个粉身碎骨不可。但我还是明知故问:“谢经理,你的腿怎么了?”

    谢盛脸色微微发红,心虚得连声说道:“没没没什么,走路不小心崴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和阮丽闻言偷偷对视,微微发笑,还是很客气地送他出门,毕竟人家好心关照,别来个好心当驴肝肺了。

    “哟——还真渴了。”阮丽看到饮料,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干旱下了场及时雨。”我说:“你喝可乐,我喝啤酒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你喝啤酒而我喝可乐啊。”阮丽不服气地质疑。

    “好好,女生优先,你选剩下的,我再喝。”我不愿意和她胡搅蛮缠。

    阮丽得意地拿起啤酒,啪——扯开拉环,咕咚咕咚……还估计吧唧嘴巴,挑衅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苦笑地摇摇头,拿起可乐也咕咚咕咚喝了两口,没有继续喝,搁在一旁。因为我平日里挺讨厌喝可乐的,宁愿喝凉白开也不大愿意喝这种碳酸饮料。

    喝完一听啤酒,不一会阮丽哈欠连天,嘴里嘟囔着“好困啊,我要睡了”,接着不管不顾,直接倒在沙发上,不一会就呼吸均匀,气息呼呼地睡熟了。我连连轻拍阮丽的脸,喊她醒醒,没有反应,嘟囔着嘴说着梦话胡话,红扑扑的脸蛋像个熟透的苹果,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地咬一口!慵懒地躺在沙发上,一只手无力地从沙发边垂落到地上,把“双峰”拉扯得更加**!更加坚挺!更加丰满!衣服仿佛就要爆裂,有一半还裸露出来,带动整个“秀峰”跃跃欲露,努力挣脱来自胸衣的束缚。

    我不敢再正视、欣赏,只怕心里的防线会溃堤、崩塌,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。我赶忙转移视线,把心思纠正,继而摇摇头,嘴里还数落阮丽不能喝酒还逞能,原来中越南妹子特能喝啤酒是个传说而已。我正要继续数落,突然谢盛那小子临走前诡秘的一笑,浮上脑海,我暗暗叫道:“黄鼠狼给鸡拜年,这小子肯定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两听饮料,再看看躺在沙发上睡熟睡死的阮丽,猛地拍拍额头:心里念叨着,羊*入*虎*口,还以为阮丽是羊,我是虎;或者我是羊,阮丽是虎,女人是老虎嘛。但没想到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我和阮丽都是羊,谢盛这坏小子才是虎!

    这时,传来悉索索轻声开门的声音。我立即趴在沙发上,也“睡熟睡死”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眯着的眼缝,只见谢盛蹑手蹑脚飘了进来,看到趴在沙发上睡着的帅哥美女,嘴里哈哈yin荡地笑了。

    谢盛走过了往我屁股狠狠踢了几脚,一把将我咕噜推到地上,我屏住气没有动弹,只听他嘴里骂骂咧咧道:“让你狠,惹我的人下场都很惨的!”接着,他喘着粗气,搓着双手,向阮丽匆匆走去,嘴里“嘿嘿嘿”yin笑着,整个人飞扑过去——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aazao.com/book/9718/4478326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m.aazao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